欢乐生肖

  1. 首頁
  2. 新聞資訊
  3. 企業新聞
  4. 內容

【勿忘國恥】幸存者國家公祭日回憶南京大屠殺

日期:2019-12-14 人氣:68

昨天,2019年12月13日,第六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蒂派德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全體員工,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默哀3分鐘,勿忘國恥,振興中華。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目前僅余78人。記者不完全統計了公開報道介紹的58位幸存者情況,他們平均年齡超80歲。

2019年,已有12位幸存者相繼離世,如今幸存者記憶傳承工作迫切,紀念館()今年開始收集幸存者后代數據,有老人亦自發向后代傳承回憶內容。

這些八九十歲的老人,曾親眼見到親人被殺、甚至自己受傷,痛楚在心中留存多年,“不知道還能講幾天,但活一天就要講一天”,依舊站出來講述歷史。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景

遭遇空前劫難

他們都老了。

經不完全統計,58位幸存者中,33位超過90歲。管光鏡曾是最年長幸存者,享年100歲,2017年年底與世長辭。如今最年長的是97歲的濮業良、馬繼武。

南京大屠殺之下,他們遭遇了不同的苦難,有的人一家數口人遇害,只剩一二人,有的人自己也受傷,甚至終身致殘。

常志強家中8人有6人遇害,艾義英家中7人有5人遇害,90歲的夏淑琴家中9人有7人遇害。岑洪桂在目睹弟弟被燒死時,也被日本兵推進火海,燒傷腿部。楊翠英被日本兵打聾一只耳朵。王子華被子彈穿過手臂留終身殘疾,夏淑琴則身中3刀。

夏淑琴的遭遇,是當時南京百姓遭遇的縮影。

1937年,夏淑琴一家9口人住在城南新路口5號、一哈姓伊斯蘭教徒的房屋里。12月13日上午,一隊30多個日本兵來到夏淑琴家門前敲門。哈姓房主剛剛打開門,就遭槍殺。夏的父親也被日本兵用槍打死。

母親和兩個姐姐被奸殺,外祖父、外祖母在護著姐姐時被殺,1歲的小妹妹被摔死。夏淑琴躲在床上的被子里,因為恐懼嚇得大哭,日本兵用刺刀在她背后刺了三刀,當時昏了過去,不省人事了很久,直到被4歲的妹妹夏淑蕓哭聲驚醒。

她和妹妹哭喊著要媽媽。夏淑琴血流滿身、又冷又疼,親人的尸體就在身旁,房間里沒一個活的,他們就從尸體身上爬過。她們在家里到處找吃的東西,幸好家里還有些炒米、鍋巴,她們餓了就吃,渴了就在水缸里舀冷水喝。就這樣,夏淑琴和妹妹與親人的尸體一同生活了14天,后被收養。

遇害不分婦孺

幸存者賀孝和與郭秀蘭都曾躲在防空洞躲避了一次槍殺。

郭秀蘭回憶,當時,防空洞里小孩的哭聲吸引了日本兵的注意。日軍站在洞口用機槍掃射了大概半個小時。她趴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直到晚上爺爺來防空洞救人,把她和二妹救了出來,然后又把賀孝和及他母親救了出來。這時候郭秀蘭才知道父母和小妹都被日本兵打死了。防空洞里有百十來人,救出來的只十幾人。第二天,日本兵在防空洞澆汽油放火焚尸,大火燒了一天一夜,把防空洞都燒塌了。

為了避難,劉民生一家一開始去了鄉下,但后來又回了南京。現在想來,劉民生還是為家人當初的決定后悔萬分,“當時不回來就好了”。

當時無處可去,他們只好住進金陵女子中學的難民區,但日本兵仍闖進了難民區。不獨劉民生一家,葛道榮和李美蘭躲進了金陵女子中學。葛道榮記得,1937年12月18日,日軍把很多難民區的人拉上卡車,送到城外屠殺。很多人都在下關江邊被屠殺,李美蘭父親和十幾個鄰居被抓走后,就在江邊被殺害。

留下回憶證言

這段經歷在親歷者心中留存多年痛楚,盡管生活安穩和睦,幸存者們執意講述回憶、留下證言。

1994年起,夏淑琴開始公開講南京大屠殺的經歷,遭遇日本作者和出版商的名譽抹黑。2000年,她以侵害名譽權為由,在南京起訴日本作者和出版商,最終勝訴。這是南京大屠殺受害者首次在中國法院對日本右翼提起的此類訴訟。但夏淑琴一想到此,她就痛苦,忍不住流淚,眼睛都哭壞了:“我沒想到我能活到90歲,還能講幾天,活一天就講一天。”


夏淑琴

后來,夏淑琴又在日本起訴作者和出版商。2008年5月21日下午,東京高等法院下達二審判決書,再次認定了日本作者和出版商對夏淑琴的名譽損害,維持損害賠償的一審判決。夏淑琴再次勝訴。 

實際上,夏淑琴的外孫女夏媛直到十幾歲才知道外婆經歷過南京大屠殺。91歲的常志強此前也不愿意說,他在兒女眼中,是一座孤島,開始講述之后,每回憶一次,都感覺“像死過一回地難受”。每次接受完采訪,或者錄完證言,常志強就要在床上躺上幾天。

南京大屠殺主題紀錄片《女孩和影片》導演羅思曾說,這是大屠殺幸存者常見的一種心理現象。至親的家人慘遭殺害,自己卻活了下來,很多幸存者會在內心產生負罪感,因而不愿觸碰這些事。

但他們還是站出來堅持說。自1997年南京大屠殺60周年起,日本友好團體每年都會在東京、大阪、熊本等地舉行幸存者的證言集會,多位老人參與了赴日證言,有的還不止一次,直至近幾年,由于幸存者們年邁,從2016年起,證言集會不再邀請幸存者到現場,開始改邀請后代。

多位老人多年來堅持參加各種和平集會、和平證言活動。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只知道要讓更多的人了解歷史真相,拒絕戰爭,珍愛和平”,“有責任把過去的苦難講給大家聽”,希望大家不要忘記過去,“體會過生命寶貴,要珍惜生命”。

傳承歷史記憶

截至今天,2019年已有12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離世。馬月華,2月去世,享年92歲,萬秀英,7月去世,享年91歲,陳素華,2月去世,享年90歲……

傳承顯得尤為迫切。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和老人們都在行動。多位老人給子孫輩講述自己的回憶,葛道榮將親身遭遇整理成一份十幾萬字的冊子,取名為《銘記歷史》,除了手稿給了紀念館保管,還給子孫們每人印制了一份。97歲的馬秀英的重孫女馬雯倩從小聽長輩的經歷,從上大學開始即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擔任志愿講解員。

2019年8月起,紀念館開展了幸存者后代信息調查采集工作,截至11月,共收集82位幸存者家庭的761位幸存者后代信息登記表及幸存者后代家譜,并導入數據庫。

幸存者后代中,男性396人,女性365人。后代中年齡最大的為幸存者第二代,今年已經79歲。最小的一位幸存者后代,目前才5個月大。經統計,能夠參加記憶傳承行動的399人,其中二代155人、三代154人、四代89人、五代1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