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生肖

  1. 首頁
  2. 新聞資訊
  3. 行業新聞
  4. 內容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年"穩字當頭" 房地產政策或將迎變局

日期:2019-12-13 人氣:83

12月10-12日,一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京舉行,會議總結2019年并部署2020年經濟工作。與一周前的政治局會議對比,會后通告中有關“穩”的用詞升格了,非常罕見的使用了“穩字當頭”的表述。這在過去七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通稿中都未曾見過,很可能是這一覆蓋高層人數最多的高規格會議在持續3天的討論后作出的調整。 

怎么穩?解析通稿,可以發現,一直備受關注的金融、房地產政策將迎來變局。 

三大攻堅戰的排序發生變化,金融體系被判定為總體健康,金融業或將迎來小陽春。“三大攻堅戰”自2017年首次出現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通稿后,第一次被列為第二年的工作重點。此次會議通稿將“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列為第二項任務,其中,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從2017年、2018年的第一位降到2020年的第三位。經過兩年整改,中央認為金融體系“具備化解各類風險的能力”,要求“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這也意味著杠桿的緊縮性政策將告一段落。 

對于備受關注的房地產政策,會議通稿用詞也發生了不少變化。2016年以來出現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有關房地產發展的“長效機制”,進一步豐富細化為“長效管理調控機制”,并一連用了三個“穩”字來界定這一機制——“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雖然通稿仍然強調,“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但是,考慮到“全面落實因城施策”,穩字也可以同時適用在兩個方向上,土地流拍嚴重、房價下降幅度較大的城市可能會出臺維穩政策。 

在“穩字當頭”下,財政和貨幣政策力度可能會較2019年有所加大,但是,只要經濟沒有出現超預期下滑,很難有顯著地刺激性政策推出。 

從用詞上來看,財政政策不會有去年那樣的“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地方政府專項債規模也難有去年那樣的“較大幅度”增長。財政政策將更多地通過支出結構的調整來拓展政策空間。通稿明確提出“要大力提質增效“、“更加注重結構調整,堅決壓縮一般性支出,做好重點領域保障” 。 

貨幣政策將更加重視信貸的作用。通稿沒有像去年那樣要求“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反而要求“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明確指出要“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融資”。對于融資貴的問題,可能會更多的通過結構性改革的辦法而非通過直接降息來加以解決。2019年的“松緊適度”微調為2020年“靈活適度”,為配合融資需求,貨幣供給量可能會有所增加。 

需要強調的是,盡管穩增長升格,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有關政策力度會非常大,底線思維仍然貫穿此次會議通稿。民生在來年工作重點中的位置上移,2020年位列第三,過去幾年則大多在比較靠后的位置。財政上也首次強調要“支持基層保工資、保運轉、保基本民生”。 

通稿很多地方異于往年慣例,似乎在緩沖“穩增長”升格后有關政策調整可能引發的過度解讀,以避免釋放強刺激信號。這表明中央仍然在短期增長與長期發展、結構調整之間努力尋求平衡。 

通稿多處表露出宏觀調控要兼顧逆周期調節與結構性改革。比如,“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貫穿于宏觀調控全過程”、“確保經濟實現量的合理增長和質的穩步提升”、“引導資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制造、民生建設、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等。 

在2020年的六大重點工作中,除了“深化經濟體制改革” 與往年一樣,“新發展理念”與“高質量發展”非常罕見地出現在其中。在過去幾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通稿中,二者都是以方向性、綱領性的形式出現的,而這次中央明確提出“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是第一大工作重點,“著力推動高質量發展”是第五大工作重點。

這兩個看起來比較長期的、似乎遙遠的概念以一個非常扎實的姿態出現。在“著力推動高質量發展“的任務下,匯集了按慣例會分散在來年幾項工作重點中的施策落腳點,從三農到生豬,從科技到戰略性產業,從制造業到數字經濟,從企業成本到僵尸企業,從生產型服務業到生活型服務業,從”一老一小“到旅游體育健身,從戰略性、網絡型基礎設施到區域發展戰略,等等,不一而足。由此入手,既是補短板,又能促進短期經濟增長。 

而新發展理念作為首個工作重點,凸顯了中央對當前各級政府領導經濟工作方式的重視,也是對剛剛舉行的政治局會議要求的“改進領導經濟工作的方式方法”的細化。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曾籠統地提出,要“提高黨領導經濟工作能力和水平”。此后一年,有關問題并沒有得到顯著改善,甚至有新的問題爆出,如生豬價格因為產業布局調整遭遇非洲豬瘟而暴漲。 

中央對宏觀調控的反省也越來越明晰具體,更加強調協調、配合。會議指出,“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要同消費、投資、就業、產業、區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必須從系統論出發優化經濟治理方式,加強全局觀念,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要樹立全面、整體的觀念”。

值得關注的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重大政策出臺和調整要進行綜合影響評估”,“要把堅持貫徹新發展理念作為檢驗各級領導干部的一個重要尺度“,同時要求“遵循經濟社會發展規律”。此外,“堅決杜絕形形色色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等犀利用詞也非常罕見地出現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通稿上。